本章規定了合同的效力,共7個條款。本章承繼《合同法》第三章主要內容,但是摒棄了原合同法中與本法基本理念不-致的條款,比如無權處分合同被刪除。屬于本法第編已經規定的內容被刪除。

第五百零二條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但是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合同應當辦理批準等手續的,依照其規定。未辦理批準等手續影響合同生效的,不影響合同中履行報批等義務條款以及相關條款的效力。應當辦理申請批準等手續的當事人未履行義務的,對方可以請求其承擔違反該義務的責任。

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合同的變更、轉讓、解除等情形應當辦理批準等手續的,適用前款規定。

釋義

本條規定了合同生效的時間點。

一、 生效與產生法律后果區別

本條所稱的生效是指合同發生約束力,即當事人受合同約束。根據本法第143條,合同生效力的基本條件為: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意思表示真實;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違反公序良俗。上述三項基本條件滿足,且無特殊情況時,合同生效力的時間為其成立時。合同生效力區別于合同產生相應的法律效果。產生法律效果意味著,合同產生相應的權利義務。比如在附生效條件的合同中,合同成立后即生效力,對當事人有約束力,合同中約定的條件成就的,合同的權利義務產生,當事人要履行合同。

二、基本條件對合同生效力時間的影響

法律另有規定的,合同生效時間將不是其成立時。首先,法律對基本條件的特殊情況有規定。

1.限制行為能力人訂立的合同生效力時間要視情況而定,如果該合同對限制行為能力人僅帶來法律上之利益,合同成立即生效。合同對限制行為能力人并非僅有法律上之利益的,其效力取決于其法定代理人是否以及何時同意。法定代理人提前同意的,合同成立即生效;法定代理人嗣后追認的,自追認時生效;法定代理人不追認的,合同不生效力。

2.根據本法,意思表示不真實的法律后果不同,對合同效力的影響也不同。僅虛假意思表示導致合同自始無效,其他意思不真實的后果是合同可以撤銷,這意味著,合同自成立時生效力,只有被撤銷后才導致自始無效。

3.違反強制性法律法規、違反公序良俗的合同自始不生效力,即合同無效。

4.形式對合同效力的影響。形式直接影響合同成立的時間。要式合同仍然遵守成立即生效的原則。如果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合同需要書面形式,根據本法第490條,自當事人均簽字、蓋章或者按指印時合同成立。在簽字、蓋章或者按指印之前,當事人一方已經履行主要義務,對方接受時,該合同成立。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合同應當采用書面形式訂立,當事 人未采用書面形式但是一方已經履行主要 義務,對方接受時,該合同成立。本法第491條規定,當事人采用信件數據電文等形式訂立合同要求簽訂確認書的,簽訂確認書時合同成立。當事人一方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發布的商品或者服務信息符合要約條件的,對方選擇該商品或者服務并提交訂單成功時合同成立,但是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當事人還可以約定,合同應當公證,此時合同成立的時間是公證的時間。在上述情況中,合同生效的時間是合同成立時。

三、批準生效

合同依法應當經過批準的,則批準屬于合同生效的特別程序。合同經職能部門批準后才能生效。在批準之前,合同沒有生效,當事人之間不存在合同的約束力,但是已經進人締約階段,配合完成審批手續屬于當事人之間的前合同義務,不履行該義務的當事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如果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合同的變更、權利義務概括轉讓、合同的解除等需要經過批準等程序的,需要完成相應的特別程序,才產生相應效力。

第五百零三條無權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義訂立合同,被代理人已經開始履行合同義務或者接受相對人履行的,視為對合同的追認。

釋義

本條規定了被代理人追認無權代理人訂立的合同的法律擬制。

根據《民法典》第171條,無權代理人訂立的合同,未經被代理人追認的,對被代理人不發生效力。換言之,無權代理人訂立的合同經被代理人同意或追認后,合同才對被代理人發生效力。本條的“視為”說明,被代理人開始履行合同義務被擬制為追認。事實上這種規定并不必要,履行合同是被代理人通過行為默示作出追認的意思表示。本條所規定的履行包括部分履行和全部履行。追認是需受領的意思表示,被代理人在追認期限內死亡的,追認權由其繼承人取得。

第五百零四條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的 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外,該代表行為有效,訂立的合同對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發生效力。

釋義

本條是規定了法定代表人越權時訂立的合同的效力。

學說中將本條所規定的情況稱為“表見代表"制度。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和非法人組織的負責人通常是法人或法人組織的實際事務執行人。他們在以法人或非法人組織的名義行為時不具有獨立的人格,其人格被法人或非法人組織吸收。法定代表人或者非法人組織負責人實施法律行為的,無異于法人或非法人組織實施法律行為。這樣,就不存在代理問題,也不存在法定代表人或非法人組織負責人是否越權問題,因為代表人或負責人與法人或非法人組織具有身份-致性。因此,即使超過授權范圍,法定代表人或非法人組織的負責人訂立的合同也當然歸屬于法人或非法人組織。本法第61條第3款規定,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權力機構對法定代表人代表權作出限制的,不得對抗第三人。表達的含義同樣是,法定代表人越權實施法律行為,合同仍然歸屬于法人。

上述規定的目的在于保護交易相對人,因此交易相對人知道或應當知道代表人或負責人超過權限訂立合同的,相對人不值得法律保護。應當知道是指,交易相對人因重大過失而不知道代表人越權。相對人知道或應當知道代表人或負責人越權實施法律行為的,該相對人具有惡意,法律不保護惡意相對人。此時,代表人或負責人越權訂立的合同不對法人或非法人組織發生效力。

第五百零五條當事人超越經營范圍訂立的合同的效力,應當依照本法第一編第六章第三節和本編的有關規定確定,不得僅以超越經營范圍確認合同無效。

釋義

本條規定了當事人超過其經營范圍訂立合同的效力。

當事人的經營范圍是指在登記管理部門登記的經營范圍,它由主體根據經營情況自己確定,約束當事人自身。對相對人而言,在工商部門登記的經營范圍不應當產生約束力,因為經營范圍不能形成公信力。故超過經營范圍本身不能構成合同無效之原因。合同的效力應依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和合同效力的相關規定確定。

第五百零六條合同中的下列免責條款無效:

(一)造成對方人身損害的;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

釋義

本條規定了合同中免責條款的效力。

當事人在合同中可以約定免責情況,也可以根據不同的標準確定免資情況。比如,可以根據造成損害的原因確定免責是由;也可以根據損失的額度確定免責范圍。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免責情況,屬于私人自治的范疇,原則上有效力。但是在某些情況下,通過約定免除責任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或者公序良俗,不應當允許此類約定有效。本條規定了兩類無效的免責條款:造成對方人身傷害免責和故意或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免責。合同關系產生后,當事人之間除了有給付義務,還有保護義務,即保護對方的權利.法益和利益不受損害的義務。人身屬于重大法益之一,在合同中約定造成對方人身傷害免責的,明顯不符合誠實信用和公序良俗。故意或嚴重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免責同理。

根據本條,造成對方人身損害的,無論是故意為之,還是重大過失,抑或輕過失,都不得在合同條款中約定免除責任,換言之,人身傷害免責條款無效與是否有過錯無關。財產損失免責無效的約定僅限于因故意和重大過失造成的 財產損失,換言之,在合同中約定- -般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免除責任的條款有效。

需要注意,本條規定的免責條款是指損害發生之前就在合同條款中約定的免責情況。如果損害發生后,一-方當事人免除造成損害的對方當事人的貴任,是處分自己的權利,屬于意思自治,有效。

第五百零七條合同不生效、無效、被撒銷或者終止的,不影響合同中有關解決爭議方法的條款的效力。

釋義

本條規定了合同有放力取紙時爭議解決條款的獨立效力。

合同不生效、無效的,自始對當事人沒有約束力;合同被撤銷的,合同自始無效;合同終止的,合同向未來無效。發生本條規定的四種情況時,合同對當 事人根本沒有約束力(合同不生效和無效) ,或者不再有約束力(合同被撤銷后,或者合同終止)。在合同不生效、無效的情況下,當事人根本不需要履行合同債務,但是會產生其他債之關系。比如在不生效和無效的情況下,可能會發生締約過失責任;在合同被撤銷的情況下,會發生已經作出的給付的返還及損害賠償問題。針對這些責任也會發生爭議,因此法律規定,合同中有關解決爭議方法的條款繼續有效。

解決爭議方法的條款是指,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的與爭議解決相關的內容。在爭議解決條款中,當事人可以對以下內容進行約定:

1.爭議解決途徑。比如協商、調解、仲裁、訴訟,還可以約定各種解決爭議途徑的順序。

2.訴訟法院管轄地。根據《民事訴訟法》第34條,當事人可以在書面合同中協議選擇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地點的人民法院管轄,但不得違反專屬管轄和級別管轄。

3.仲裁條款。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通過仲裁解決爭議的,則排除訴訟管轄。合同的變更、解除、終止或者無效不影響仲裁條款。

4.約定檢驗、鑒定機構。當事人可以約定,需要檢驗或鑒定的情況下,在哪家機構進行檢驗或鑒定。

5.在涉外合同中,可以約定適用哪國的法律,但中國有專屬管轄權的合同,不得通過約定排除管轄權和法律適用。

第五百零八條本編對合同的 效力沒有規定的,適用本法第一編第六章的有關規定。

釋義

本條規定了合同效力在本編無規定時的處理。

本編的規定與總則編的規定是特別條款和一般規定的關系,在適用時特別條款優先于--般規定。合同的效力問題首先按照本編的規定處理,本編沒有規定的情況下,適用第一編第六章關于民事法律行為效力的規定。